MENU LOG IN CART {{currentCart.getItemCount()}}

別讓資優成為孩子內心的傷

「老師,我覺得好痛苦,我想從這個世界上消失…」

眼前的孩子,穿著象徵著榮耀的綠色制服,卻垂著頭,眼淚不停從臉頰滑落,傷痕累累的手還不停的搓揉著,每道傷痕彷彿都用盡全力在對世界吶喊著,但又有誰聽見呢…

「我可以握你的手嗎?」

看著已經哭得喘不過氣的孩子,我發出邀請,想給他一點力量。

「慢慢來,辛苦了,憋好久了,哭吧!」

 

「我都考上他們想要的學校了,還想怎麼樣?」

「他只在意他的面子,我的感受呢?」

隨著孩子的情緒崩潰,累積很久的心情終於傾瀉而出,我才驚覺,原來在這樣光鮮亮麗的資優生外表下,裹著如此多的悲傷跟對家人的失望。

 

璇璇是一個高一的孩子,擁有人人稱羨的家庭背景,優渥的環境,而她也從不辜負父母的期待,從小就是父母的驕傲來源,樂觀開朗的她在外人眼裡也從來不覺得學習對她來說有什麼難的。

但到了高中,進入了名校,除了課業加重,同儕間的競爭也更激烈,璇璇開始發現要成為大家眼中的「資優生」變得好難,取而代之的是無止盡的挫折。父母為了維持璇璇的成績和補學科的習,連她最喜歡的素描課都被停掉了,這成為壓垮璇璇的最後一根稻草,支撐著她的能量也跟隨之熄滅。

 

當孩子送來見我時,內心滿是對自己的否定跟失落,面對父母的生氣也從來沒有出口,只好把自己劃得亂七八糟…

 

就這樣,在五十分鐘的晤談裡,我陪孩子哭了三十分鐘,然後最後要離開前,孩子深吸了一口氣對我微笑說…

「老師,謝謝你,從來沒有人讓我哭那麼久…」

「你已經很努力了,真的!」我堅定的看著璇璇

她遲疑的點了點頭,然後走出晤談室。

 

孩子離開晤談室後,我坐在沙發上沈思,怎麼會一個樂觀開朗的孩子變得如此遍體鱗傷?而原來「資優」這兩個字對孩子來說竟然是如此痛苦的一件事情。

 

 

包裹在優秀外殼內空洞的心

我想,這類的孩子對自己的認識很單薄,彷彿去掉「成績」後,自己就一無所有了,明明她擁有的是更多值得被稱讚的特質,像是:敏銳的觀察力、精細的繪畫技巧、對事情的投入與熱情……,但這些都是許多大人容易忽略的,對她從小只有「成績」能夠獲得大人的稱讚,引起大人的注意,漸漸的,和父母的對話剩下成績,對於自己的價值也建立在成績之上。

 

「我那麼努力栽培你,你考那個什麼成績?」

「你上次不是考滿分?這次差一分是怎樣?就是你不夠努力啊!」

「為什麼誰誰誰就每次都滿分,你就都只差一分,你是到底有沒有用心啊?」

 

這是我時常從孩子嘴巴裡問出來,聽見許多大人對於成績的回應,璇璇也不是唯一一個我遇到接近崩潰的資優生,而對這些孩子來說,從這些話裡感受到的相同的地方都是「成績的好壞,決定了自己的好壞,也決定了能不能得到父母的愛」

 

所以,面對優秀的孩子,我們應該如何做呢?

 

維持孩子自信的火炬

 

01. 看見孩子除了「功課好」以外的特質優勢:

孩子對自己的認識,來自於環境對他的回饋,尤其是身邊的重要他人,這件事從小就該不斷地幫他發覺,準確地去點出孩子的特質優勢在哪裡。例如:在下一次孩子拿著一百分考卷興奮的來找你時,試著說「我有發現你很念書都很專心,不會被干擾,難怪你會考一百分!」取代「你考一百分,你好棒!」更可以讓孩子知道自己擁有的是什麼特質上的優勢。

 

02. 面對挫折一起合作:

當孩子的成績不如預期時,對孩子來說比起對自己的自責,更害怕和擔心的是「父母會如何回應?」而父母失望的神情往往都是造成孩子情緒壓力的來源,孩子這時候需要你拍拍他,肯定他的努力,最重要的是陪他一起找「考不好的阻礙」是什麼,孩子透過家長的接納,也會學習接納比較不足的自己。

 

03. 把孩子當成獨立個體:

最後一個,是看似簡單也困難的,卻也是支撐著我持續在兒童這塊努力的原因,每個孩子擁有的是無限的潛能跟創造力,但因為在乎父母所以總是跟著父母的期望前行,偶爾也可以停下來想一想,我對孩子的期望,真的是他想要達成的嗎?或是直接問問孩子,看他會如何回答?

 

每個孩子都有如一塊原石,你沒有打磨過不會發現在原石底下閃耀的是什麼寶石,打磨過程就是讓孩子「從小開始」,不斷的從現實生活中的挫折與回饋中驗證自己的能力,從重要他人的支持中學著也接納自己,這樣一點一滴累積起自己的自信,當他慢慢成長,開始確立自己要成為一個怎樣的人,擁有自己的目標,願意去努力時,就像原石內的寶石一般閃耀出屬於自己的光芒。


( 文 / 謝珮真 諮商心理師 )